1、 防疫从来就是政治问题,而且因为关系到人民生命安全,所以是最大的政治问题,没有比这个更大的政治问题了,这个是基本的政治站位,是底线思维;
2、 防疫是公共卫生,公共卫生不是简单的“医疗问题”,而是公共政策,公共政策也是政治;

3、 中国政府及民间社会从政治上和文化上都不可能允许以大规模人命代价为成本进行放开。以上海为例,对位香港的人口,那就是三个月死数万人,对应上万、数万个家庭。这种事情是不能被允许在中国发生的。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放到全国,就是数十万人,数百万人,甚至更多。这是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这是最大的政治。中国政府不可能在没有进行最充分的、最全面的的论证情况下仓促、被动地放开。这,不是政治化,这,才是讲科学;

4、 基于各种考虑,中央已经明确了目前防疫思路不变,疫情防控既定的方针政策不变,社会全面动态清零不变的方向。这是基于科学基础上的政治决断;

5、 国之大者。全国一盘棋,十四亿人统一部署。中国对新冠病毒真的动态调整“放开”,开弓就没有回头箭,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失败,那就是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

6、 中国内地所有省份城市都是联通的,在防疫政策调整之前,各地都必须既定方针进行防疫,成为联防联控的一部分,同时,也必须按照既有的规则和标准,去评判公共政策的执行。任何地方都无权自行探索所谓“共存”模式。防疫政策的调整,必须在中央,在全国统一部署下进行;

8、从这个角度讲,上海的防疫并不仅仅关乎上海市本身,并不仅仅关乎上海市民,而是关乎全国。上海不是上海的上海,而是全国的上海。中国最发达的一线城市也不能“抢跑”,必须跟随和配合全国的节奏。

9、即便是探讨放开试点,试点省市首先也要达到一定的硬性前提条件。这次暴露出来,上海在防疫数字基础设施方面的问题短板(健康云问题)方舱/留观场所不足,轻症居家隔离也没有必要的基础设施支持(从应用电子锁到有执行力的网格化基层治理能力),同时还要有大量前置的教育宣传工作。三针疫苗接种率指标也是重要前提。这些条件,上海达到了吗?达不到,就不能放开;自认为达到了,也不能擅自放开,必须听从中央统一部署;

10、实际情况是,上海前期探索的“精准防控”在omicron前一破防,社区层面爆发,就陷入巨大被动,由于上述很多硬软件条件不具备,甚至不得不主动动用和挤兑公立医院资源,影响其他医患的需求。而能否避免医疗资源挤兑,正是调整放开的基本前提!这更进一步说明:在没有完全准备好之前,不能贸然探索放开。社区爆发后硬清,代价更大;

11、很多人忘记了,我们用数字化手段和360度网格化社区治理追求“动态清零”,其初心与目的就是要建少经济代价,就是要从绝对意义上防止医疗资源出现挤兑。这是这一公共卫生政策的核心要义。所以,这套体制的核心也是不能允许社区层面大爆发——如同灭火,在一开始,就要扑灭火种,而不是等到火势蔓延再扑,那样代价就大了。上海防疫体系首先就失误了,或说大意了,破防了,这是根本,也正由于它扩大了,靠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在中国联防联控动态清零的体制下完成防疫战疫目标,才需要后面的八方驰援。如果要复盘,首先就应该避免社区爆发,这是一切的根本。教训十分深刻啊!

12、破防之后,基层医护及治理组织疲于应对,民众也十分痛苦,同时,还伴以执行中存在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更增加了困难和挑战。这一切本不该发生,本可以避免,值得人们深刻反思;

13、我们还是要在战疫中找到正能量:要感激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工作人员,也要鼓励千百万的上海人民群众。一个数千万人大城市的集中抗疫一定能够带来可贵的经验,要把“坏事”变成“好事”,把上海这次抗疫战疫新的经验教训补充进来,帮助我们未来更好的应对新冠;

14、可以看出来,中国选择的防疫道路是人类社会仅有的,既是中国特殊国情的需要,也是中国制度能力的体现。中国一定会众志成城,拿出定力,利用数年的时间,动态调整防疫政策,夯实我们迈出的每一步,最终完成防疫战疫的全程,中国最终希冀的目标,是成为人类社会里唯一真正避免因为新冠遭遇大规模人命损失的国家;中国所要探索的数字化治理 加 网格化基层治理 加 全社会共同努力的公共卫生模式,不仅仅要用来应对新冠,还可以应对人类在未来遇见的更可怖的病毒与超级细菌。走出这条路,就是中国的成功,也是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none
更新于: 2022年04月05日 19:49
97
0
发表评论